拥戴地管理新样式下,自然爱戴区仍起幼功支撑成效

中国绿色时报5月25日报道(记者 王钰)
5月24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举办新一期绿色大讲堂,专题培训国家公园建设与管理工作。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党组书记、局长张建龙,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李春良,局党组成员谭光明,局总经济师张鸿文,全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专职副主任胡章翠出席。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国家公园管理办公室唐芳林、唐小平主讲。唐芳林围绕建立国家公园体制作专题报告,结合自身长期以来对国家公园建设的理论研究和实践经验,重点回顾了自然保护思想的发生发展历程,系统介绍了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地的基本理论和业务知识,深刻阐述了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重要意义。唐小平结合近年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牵头负责的东北虎豹、祁连山、大熊猫等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系统解读了中办国办出台的《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着重阐述了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目的意义、总体要求和关键问题,提出了全面推进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思路建议。
会议指出,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明确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加挂国家公园管理局的牌子,赋予管理国家公园等各类自然保护地的重要职责,这一重大改革措施充分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林业和草原工作的高度重视,对加强自然生态系统保护修复、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具有重要意义。各司局、各直属单位要进一步提高对建立国家公园体制和中央决策部署重大意义的认识,以更实的举措、更大的力度支持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工作,更好地完成中央赋予的任务,为推进林业和草原现代化建设贡献力量。

在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的保护地管理体制的过程中,自然保护区将如何定位?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国家公园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唐小平表示,在我国自然保护地体系中,自然保护区仍将发挥基础支撑作用,并与国家公园形成互补。
“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实际上都强调严格保护,”唐小平解释称,两者的主要差别在于,“国家公园强调对自然生态系统的完整性保护,所以它要求的区域非常大,以国有土地为主,我们现在很多需要严格保护的地方达不到这个条件,不能建立国家公园,就需要用自然保护区的方式作为补充,所以它是一个互补的关系,但这两者都是需要严格保护的。”
在不能建立国家公园的地方,保护地整合要以自然保护区为基础
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我国共建立自然保护区2740个,总面积147万平方公里,约占陆地国土面积的14.83%。在现有的自然保护地中,自然保护区的面积约占70%,实际上仍处于主体地位。
而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已明确,国家公园是今后自然保护地的主体,在新的保护地管理体制建设过程中,自然保护区将如何定位?
唐小平向澎湃新闻表示,今后自然保护区仍将发挥基础性作用。国家公园的设立主要是在现有自然保护区的基础上进行整合,许多符合条件的自然保护区要通过整合转为国家公园。
此外,在一些不能转为国家公园的地方,自然保护区也要作为整合的基础,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等,都要以自然保护区为基础,把交叉、重叠的区域以自然保护区为核心进行整合,所以自然保护区仍起到一个基础支撑的作用。
国家公园将优先启动50个左右 中国今后将建立多少个国家公园?
唐小平表示,今年我国已正式启动了国家公园设立标准和布局规划工作,这个标准将成为未来国家公园设立的“门槛”,今后国家公园的数量也与之密切相关。
“国家公园设立标准的制定严格遵循《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要求的三大理念:第一是生态保护第一,主要是选择一些相对完整、原真性强的自然生态系统严格保护;第二个就是国家代表性,我们选出来的地方应该在地域性、地质地貌、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等等方面具有国家的代表性、具有全球意义;第三个理念就是全民公益性,主要体现在土地的权属、建立条件等方面。”唐小平说。
围绕上述三大理念,我国国家公园设立的“门槛”较高,从目前几个专业团队的初步研究成果来看,未来我国国家公园的数量最少60个左右,最多200个左右,覆盖我国国土面积大约在6%至9%的区间范围之内。
“今年制定标准和布局规划工作也会充分吸纳这些专业团队好的成果,我们的想法可能也是在这个范围之内,”唐小平说,国家公园将稳步推进,先期将优先启动50个左右。
我国与其他国家的国家公园基础不同,存在根本性差异
从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以来,我国先后选择了三江源、东北虎豹、大熊猫、祁连山、神农架、武夷山等,共10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在总结试点成果的基础上,2017年9月由中办、国办颁发了《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方案》系统阐明了构建我国国家公园体制的目标、定位与内涵,也明确了推动体制机制变革的路径。国家公园正一步步从概念变为现实。
我国的国家公园和美国等其他国家的国家公园有什么区别?
唐小平介绍,我国与美国等国家设立国家公园最主要的差别在于基础不一样。一方面体现在我国人多地少、开发强度大,很难找到一个没有人为活动的大面积的自然区域建立国家公园;另一方面体现在我国的国家公园不是从零开始,而是在现有约12000个自然保护地基础上整合优化设置,这是我国提出国家公园体制的最终出发点。
“要通过体制改革整合现有的一些自然保护地,解决我们保护地的多途设置,分类管理,这种片断化、碎片化的问题。这是和美国等国家因为基础不一样的一些根本性差异。”唐小平说。
今年年初,中共中央印发的《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决定整合分散在各个部门的自然保护地管理职责,组建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加挂国家公园管理局牌子,全面履行国家公园及各类自然保护地的管理与监督职责。
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新闻发布会消息,今年5月份,国家发改委已将建立国家公园体制的相关职责全部移交给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目前,已顺利完成了各类自然保护地管理职责与人员转隶,成立了国家公园推进工作领导小组,强化对已有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的宏观指导,深入推进《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确定的各项改革任务。
唐小平表示,在阶段性总结试点区域经验基础上,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将尽快推进国家公园立法、标准、政策与规划等重点工作。一是要加快国家公园自然资源资产确权登记工作,形成国家公园的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与监督制度;二是要研究提出国家公园标准体系,目前已经启动了国家公园设立标准研建,正在开展国家公园布局规划,对各类自然保护地功能重组,整合设立一批国家公园;三是要尽快启动国家公园立法,今年要形成《国家公园法》草案;四是要加强对国家公园试点区的督导,强化能力建设,特别是要做好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试点方案编制的指导与报审工作。

“对于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今年要组织开展评估,对于不符合试点要求、达不到试点预期目标的试点区应该整改。”唐小平表示,是否合格,有三个依据。一是根据启动试点时的试点方案定论。三江源、大熊猫、东北虎豹、祁连山和海南热带雨林五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是中办、国办批准印发的试点方案,湖南南山、福建武夷山、神农架、香格里拉普达措、钱江源5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试点方案经国务院同意后由发改委审批。二是“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指导意见”的相关要求。三是正在起草的国家公园设立标准。

第四,管理事权最高。国家公园属于国家事权,全部由国家批准设立,中央直接管理、中央与省级政府共同管理,或委托省级政府管理,国家公园建立后不再保留相同区域的其他保护地类型。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国家公园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唐小平9日召开的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第三季度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央自2015年12月批准同意三江源开展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以来,目前全国共有10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指导意见》
指出,到2020年,提出国家公园及各类自然保护地总体布局和发展规划,完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设立一批国家公园,完成自然保护地勘界立标并与生态保护红线衔接,制定自然保护地内建设项目负面清单,构建统一的自然保护地分类分级管理体制。到2025年,健全国家公园体制。

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统计,10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涉及青海、吉林、黑龙江、四川、陕西、甘肃、湖北、福建、浙江、湖南、云南、海南等12个省,总面积约22万平方公里。

国家公园是指以保护具有国家代表性的自然生态系统为主要目的,实现自然资源科学保护和合理利用的特定陆域或海域,是我国自然生态系统中最重要、自然景观最独特、自然遗产最精华、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部分,保护范围大,生态过程完整,具有全球价值、国家象征,国民认同度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