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机关感到:惩治灭绝性捕捞法律应下狠手

图片 3

对此,公诉机关答辩称,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在禁渔区、禁渔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捕捞水产品都会构成犯罪,都要被追究责任。

2018年3月至4月,王某、秦某等19人,明知鳗鱼苗系他人非法捕捞所得,仍通过一些隐蔽方式交易鳗鱼苗。他们按区域划分,分别或者结伙至靖江、南通市如皋和通州区等地,以每条22元至37元不等的价格,非法收购鳗鱼苗共计61919条,并以每条25.3元至39.9元不等的价格加价出售,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数额共计1810490元。

这个犯罪团伙不仅控制价格,最主要的是逃避执法部门的打击。他们从渔民手中大量收购鳗鱼苗后,集中交由王某保管,统一定价,统一销售,这些鳗鱼苗有些销售给了养鳗场业主,还有一些经过层层转手,可能卖给了国外的走私集团。据了解,该团伙出售鳗鱼苗交易总额近千万元,十分惊人。

在泰州法院审理的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中,基本上所有被告人对非法捕捞的事实无异议,对违反国家长江禁渔期制度在主观上是明知的,认罪悔罪率高。

涉案53人被判处刑罚或罚金。1月21日,泰州医药高新区人民法院在靖江市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了此案。3月11日下午,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该案。

图片 1

该案的53个被告人挨挨挤挤坐了前三排,26页起诉书,检察官整整读了38分钟。53名被告人中,有非法捕捞的,有上船收购的,有集中转卖的。

60多岁的顾某则在四圩港闸南侧与长江相连水域放置“地笼网”,捕得鳗鱼、螃蟹等水产品2.1千克,经认定价值80元。

法院经审查查明,2018年1~6月,丁某、张某、董某等34人违反水产资源保护法规,单独或结伙,在长江干流水域使用网目尺寸小于3毫米的张网、地笼网等禁用渔具,非法捕捞鳗鳐幼苗以及螃蟹。经靖江市渔政监督大队认定,所捕获的鳗鱼苗属于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的水生动物苗种,系禁止捕捞品种。公诉机关认为,该34名被告人应以非法捕捞罪追究刑事责任。

2018年1月至6月,丁某、张某、翟某等34人,违反水产资源保护法规,单独或结伙在长江干流水域使用网目尺寸仅1.7毫米的禁用渔具,非法捕捞鳗鱼苗。

据了解,进入“绝户网”的水生物,通常都会被一网打尽,不仅破坏水产资源,还会严重破坏长江水域的生态环境。

检察官对两起案件的被告人分别提出指控。

3月11日下午,江苏省泰州医药高新区人民法院在靖江市人民法院第一法庭一审进行公开宣判涉案金额近千万元的长江流域首例非法捕捞水产品案件。

日前,医药高新区人民法院依法对靖江特大非法捕捞长江鳗鱼苗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依据认罪态度、社会危害性等,对53名被告人分别判处有期徒刑、拘役,并处或单处罚金。

检察机关指控,2018年1月至6月,丁某等34人,违反水产资源保护法规,单独或结伙,在长江干流水域,用定制的网目尺寸1.7毫米的张网、地笼网等禁用渔具,非法捕捞鳗鱼苗以及螃蟹。

“不应该电捕鱼,对自己非法电捕鱼非常后悔,以后看到有人电捕鱼也会去制止。”童某在最后陈述中说。

根据各被告人的认罪态度以及相关情况,法庭当庭作出对53名被告人处以罚金以及判处刑罚的处罚。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一审分别判处被告人王某等19人有期徒刑、拘役,单处或并处罚金;以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分别判处被告人丁某等34人拘役或单处罚金。除一被告人因取保候审期间再犯罪被判实刑外,其余被告人因认罪悔罪态度较好适用缓刑。

经靖江市渔政监督大队认定,本案中所捕获的鳗鱼苗属具有重要经济价值的水生动物苗种,素有“软黄金”之称。

据了解,每年的3月1日至6月30日是长江流域禁渔期,即使在捕捞期内,国家为了保护水生资源和生态环境,也严禁捕捞鳗鱼苗。

“知道禁渔期,不知道禁渔区。”童某答到。

为有效打击非法捕捞鳗鱼苗等行为,保护长江水域水产资源和生态环境,2018年上半年,江苏省靖江市警方组织100余名民警兵,兵分多路,实施统一抓捕行动,捣毁了该起特大非法捕捞长江鳗鱼苗的团伙。

3月5日,在长江泰州高港段,泰州大桥下的海事码头,保护“长江母亲河”志愿者将活蹦乱跳的鱼苗送入长江。此次活动中,共有近3万元的鱼苗被放流长江,种类有鳊鱼、白丝、黄尾、草鱼、白鲢、花鲢等,总计2万多尾。

用“绝户网”捕捞鳗鱼苗

然而,随着餐桌上对野生长江鱼类的美食需求逐渐旺盛,加之“鱼类是可再生资源”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虽然传统渔民在“上岸”后改变了捕鱼生产生活方式,但依然从事零散渔业生产的渔民却在捕鱼方式上不加限制不断“翻新”,即便是渔获不丰,对生物多样性和环境生态潜在的危害却相当严重,并冲撞着法律底线。

尽管国家相关部门严令捕捞鳗鱼苗等鱼种幼苗,特别要求在禁渔期内,严禁捕捞所有鱼类等水产品。但面对利诱,一些渔民和从事渔业经营的人员仍然铤而走险,实施非法捕捞行为。

图片 2

21日上午11点,泰州医药高新区法院在靖江开庭审理了此案。据介绍,泰州沿江地区环境资源类案件2016年以来由医药高新区法院集中管辖。

在环境法治不断强化的时代背景下,如何全方位多举措保护长江水生动植物资源多样性,不仅对处于食物链顶端的中华鲟、江豚等濒危野生动物栖息繁衍,对野生河豚、刀鱼、鲥鱼、鳗鱼、鮦鱼等珍稀鱼类恢复种群有重要作用,还是持续改善长江水生态环境,推动长江经济带可持续发展,建设美丽长江的重要一环。

江苏靖江位于长江下游,拥有50余公里长的江岸线。近年来,由于过度捕捞、水环境改变等因素影响,鳗鱼产量呈逐年下降趋势。同时鳗鱼人工繁殖培育技术存在瓶颈,导致市场供不应求,价格一路走高。素有“软黄金”之称的鳗鱼苗更成了非法交易的“紧俏商品”。

最终,高新区法院判定,被告人王某、秦某等19人非法收购、加价出售鳗鱼苗,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分别判处三个月至两年六个月不等有期徒刑,缓期执行,并处罚金1000元至2万元不等。被告人丁某等34人在禁渔期或禁渔区域内使用禁用渔具非法捕捞鳗鱼苗均构成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分别判处一个月至两个月不等拘役,以及1000元至5000元不等罚金。

据了解,这些被告人按区域划分,分别或者结伙,至靖江市安宁港、蟛蜞港,如皋市开沙岛,南通市通州区小李港闸等地,以每条22元至37元不等的价格,非法收购鳗鱼苗共计118515条,并以每条25.3元至39.9元不等的价格加价出售给秦某等人。13名被告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数额共计380万余元。

这点渔获就判刑?旁听群众几乎屏住了呼吸。

同时为规避执法部门的打击,非法捕贩长江鳗鱼苗的不法分子,一改以往渔船停靠码头现场交易的作法,转而采用专人上门收购的隐蔽交易方式。

这是长江流域禁渔制度调整后发生的全国首例从捕捞、收购到贩卖“全链条”犯罪的特大非法捕捞鳗鱼苗案。

2018年1月至4月,靖江人王某作为负责人,纠集董某等12人,结伙从事鳗鱼苗收购。为防止他们相互之间的私下交易,每人需要缴纳2万元保证金,并签订承诺书及内部协议书。

白皮书还显示,在这46件案件中,被告人采用电捕方法非法捕捞的达45件,占97.8%。“野生环境下,长江鱼类资源丰富,仅涉案被告人捕获的品种就包括长江鳊鱼、花鱼、餐条、鲈鱼、鳗鲡幼苗、中华绒螯蟹幼苗等,其中最大的鱼重量达34公斤。”泰州市渔政监督支队支队长张荣根说。

公诉机关认为,19名被告人应当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追究刑事责任。庭审中,有部分被告人辩称,自己并非在禁渔期捕捞的鳗鱼苗,不应计算在捕捞总数量中。亦有被告人辩称,自己不知道有禁渔期,不懂法律的相关规定。

wordpress 模板

鳗鱼是一种洄游鱼类,由于生活习性特殊,世界上至今都没有一个国家能突破鳗鱼苗人工繁殖培育技术,因此鳗鱼苗素有“软黄金”之称。近年来,由于过度捕捞及水源污染等多种因素影响,鳗鱼产量呈逐年下降趋势,对鳗鱼的保护刻不容缓。

令人触目惊心的是,扬州渔民苏春雷等8人组成的电鱼、销赃团伙装备精良,不仅使用大马力快艇躲避警方巡逻艇执法,还使用电磁波规模性、破坏性捕捞,给渔业资源和水生态资源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害。

2018年1~4月,郑某、刘某、高某、秦某等19人明知道鳗鱼苗是他人非法捕捞所得,仍通过一些隐蔽的方式,统一价格收购、统一对外出售鳗鱼苗,隐瞒犯罪所得近200万元。

图片 3

在往年打击非法捕捞整治行动中,不法分子非法捕捞鳗鱼苗时,常在江面上与执法人员“躲猫猫”。

当天公布的《泰州沿江渔业资源行政执法司法保护白皮书》显示,仅2016年以来,泰州渔政部门共处理非法捕捞行政案件83件,其中在泰州医药高新区法院审结非法捕捞水产品犯罪案件46件77人,呈现逐年上升趋势。

该案系国家有关部门调整长江流域禁渔期制度以来,发生在长江流域的全国首例从捕捞、收购到贩卖实施“全链条”打击的一宗非法捕捞水产品案。

长江泰州高港段的河豚养殖户陈伟曾把人工繁殖的7万尾河豚鱼苗投放长江。同时,他还投入资金,对中华鲟、大鲵、胭脂鱼等长江珍稀物种,开展抢救、留存、繁育、养殖、放流工作。

“他们这种行为会对鳗鱼形成毁灭性的打击。如果不加以严惩,也许若干年后,鳗鱼这种生物将会彻底灭绝。”检察官成月红说,被告人为了追求利益,采取“绝户网”非法捕捞鳗鱼苗,这不仅严重破坏了长江水生生物资源,还严重影响了长江水域生态环境。

“你是否知道不能电捕鱼?”检察官成月红讯问童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