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粒米刻三十五个汉字 这项绝活引得围观的市民纷繁表彰

图片 2

  精湛的技术给余望辉的生意带来了极大的帮助,小店的选址地点同样也功不可没。早在开店之前,他就对晓起进行过考察。他发现,晓起的游人特别多,特别是在油菜开花这个季节,可以说是人山人海。除了巨大的旅客数量,他还发现了一个商机。在晓起村,旅游纪念品商家众多,但大多以木梳、茶叶居多。这些小纪念品同质化现象十分严重,实在难让游客眼前一亮。于是,他在这里开起独一无二的竹简店,现场刻字,果然十分吸引眼球。除了通版的诗文作品,余望辉还可以当场为客人个性化定制一些小件物品,比如书签、手机链。

面对邹氏兄弟,笔者有个疑问,古代用枣木板刻字,而他俩为何喜用樟木板呢?邹氏兄弟透露了一个秘密:枣木的密度相对高,木质较硬,古代刻字的目的多运用来反复拓印(其实就是现代的印刷功能),所以太软的木头容易磨损和变形;现在刻字则多用来观赏和收藏,所以不必选用那么硬的木头,另外,最关键的是因为樟木特有的油性木质,有助于运刀镌刻,使刻出来的线条更加流畅。

“刻字过程要全神贯注、凝神静气、一气呵成,脚步声都很可能影响创作。”很多时候,朱德祥会把雕刻内容提前记熟,最大程度减少出错,用他的话说,整个创作的过程“如履薄冰”。

图片 1

  粉墙黛瓦,如中国书法一般隽永的田园风光组成了江西婺源的春天。春季带来的,更有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游人。在婺源的晓起村狭窄的街道上,摊位密布、游客如织。而这些往来的游客却会不约而同地停观看,吸引他们的,是店主手里这把刀。看上去小伙子好像是在用笔写字。仔细一看才发现,他是以刀为笔、竹为纸在作画、刻字。

见到邹双印邹双勇两兄弟及其板雕书法作品,你不得不感叹,民间的确藏龙卧虎。邹氏兄弟在木板上雕刻复制古代书法名作的一手技艺,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引人细细玩味。他们用手中的刻刀,在木板上刻出了流畅的线条,复制出的《兰亭序》、《快雪时晴帖》、《中秋帖》、《伯远帖》等,可谓刀中见笔、气韵生动,堪称板雕书法的杰作。

朱德祥正在进行微雕创作。本报记者黄娴摄

网络配图

  让人惊讶的是,他以刀刻字就像用笔写字一样,行云流水、信手拈来,短短几秒,一行字就跃然竹上。也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小店就做成了几笔生意。

邹家在安义县老城区一条很深的巷子里,有个很安静的院子。此时春雨淅沥,绿意已尽染枝头。年过不惑的哥哥邹双印介绍说,他们达到目前的刻字境界,花去了兄弟俩20余年的光阴。那时,他父亲让他们到乡里小学当老师,他们还想不通,如今他们已意识到,那给了他俩一个很好的学习环境:年轻人少了干扰和诱惑,多了时间和精力去钻研父亲传下来的木雕手艺。起先,兄弟俩边教书边干些木工活,也做些古建筑上的木雕构件复制等传统木雕活,但如今,他们除了每天从县城坐车到乡小学上课外,所有闲暇时间就彻底沉醉在自己钻研出来的板雕书法新路子上了。

“微中见艺是我一生的奋斗目标,只有当最小的微度与最好的艺术品质相结合时,才能达到微雕艺术的最高境界。”尽管已年近古稀,朱德祥对微雕艺术的追求仍不停歇。

网络配图

  婺源景区旅游产品摊位众多,但其中一个十分吸引游人眼球,这就是余望辉的竹简店。为他带来不小收益的技艺便是以刀为笔、竹为纸的雕刻。这门技艺不光需要书法、力道,还有一个小窍门,就是用大拇指顶住刻刀,增加字的浑厚感。但最重要的,还是如何将一把生硬的刻刀,用成娴熟的笔。

他们具有独创意义的是一种“勾形刀法”。传统书法雕刻,一般有凸形字,像篆刻中的阳文刻法;也有凹形字,像篆刻中的阴文刻法。邹氏兄弟喜欢刻凹形字,不过,这个刻法与传统凹形刻法有区别。传统凹形字的刻法,一般是在一个字笔画的两边垂直下刀,刻出阴槽,形成字的线条,但邹氏兄弟的刻法是,先从笔画的一侧正切刀,然后从笔画的另一侧斜切收刀,邹氏兄弟称此为“勾形刀法”。此刀法刻出的线条在木板上形成一个斜切面。这种刀法刻出来的书法作品,与传统的凹形刻法相比,传统凹形刻法基本上就是一种制作,而邹氏兄弟的刻法,则使刻刀运动有了一种书写性,刻出的线条呈现一种颇具毛笔书写意味的美感。而就整体而言,无数线条呈现的斜切面,也别具一番观赏趣味。

2017年,朱德祥精心完成了一件作品:在高7.5厘米,2厘米见方的印章侧面,刻下毛泽东同志4.6万字的《论持久战》,作品被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永久收藏。截至目前,朱德祥在石头、米粒、头发、竹子等材料上创作微雕书法、篆刻作品300余件,颇受国内外收藏家喜爱。

近日一则一粒米刻32个汉字的新闻引发关注。4月9日,在淄川留仙湖公园东侧的桥上,一位戴着眼镜的男子正在聚精会神地刻字。走近一看,这位师傅竟然是在一粒粒大米上刻字,这项绝活引得围观的市民纷纷叫好。在大米上刻字的男子就是今年57岁的孙传富。

  大于常人的用力也使小余手上的茧子比别人厚很多。但光有蛮力是刻不出好字来的。小余告诉大家,刻字要讲究技巧,不能光用蛮力,在刻字时,不光捏刀的手要用力,另一只手也要用拇指顶住刻刀,这样刻出来的笔划线条更深一些,看上去更浑厚一些。

图片 2郑板桥书法

朱德祥专注微雕近60年,仅靠一台显微镜、一把刻刀,能在一平方毫米内雕刻25个字;曾在高7.5厘米、2厘米见方的印章侧面,刻下4.6万字的《论持久战》。

孙传富是土生土长的淄川人,从小喜欢绘画,十几年前,他开始尝试着在大米上刻字。记者看到,孙传富使用的工具并不多,他用一把小镊子将大米固定好,然后在放大镜的帮助下,用刻刀在大米上雕刻。这把刻刀的粗细和针差不多。孙传富告诉记者,在大米上刻字需要分几个步骤进行,前期先把大米选好,选大米要选没有裂纹、比较饱满的,选好后用镊子把大米固定住,用刻刀在大米上一笔一笔地开始
“写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