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省市检察机关合作保障莱茵河经济带发展——批准逮捕破坏环资犯犯罪案情件件大幅升高

上海市检察机关严厉打击妨害科技创新的各类刑事犯罪,加大对高端制造、智能制造、互联网产业等新兴领域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提起公诉204件319人。

“要认真落实‘一条长江、共同保护’的要求,加强长江经济带检察协作,处理好整体与局部的关系,树牢‘一盘棋’思想。”最高检副检察长邱学强表示,检察机关将按照主动监督、智慧履责、铁面司法的要求,综合发挥各项检察职能,努力为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司法保障。

生态环境部法规与标准司副司长赵柯在论坛上透露,2018年1月至2019年6月,长江经济带11个省市生态环境部门共办理了8万7千多件行政处罚案件,处罚金额82亿余元,查封扣押案件1万4千多件,涉嫌环境犯罪移送公安机关的案件有1455件。

充分发挥公益诉讼职能作用

“建立协作配合机制是破除长江生态环境检察保护工作难点问题的现实需要。”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八检察厅副厅长王莉说,“但推进长江大保护是一项系统工程,跨流域公益诉讼办案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和难点。”

“增强服务长江经济带发展效果,就是要把现在已经建立起来的内外部协作机制坚持好,并在落实中不断发展、完善。”邱学强强调。

长三角区域是长江经济带的“龙头”。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四省市检察机关依托长三角一体化战略,在加强区域检察协作方面走在了前列。四地检察机关会签了《沪苏浙皖检察机关关于建立长三角区域生态环境保护司法协作机制的意见》,并拟设立“长三角区域检察协作办公室”,作为长三角区域检察协作常设办事机构,统筹服务保障长江经济带发展检察协作相关事项。

在整个长三角,上海、江苏、浙江、安徽三省一市检察机关已经建立了环太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司法协作机制,并通过《沪苏浙皖检察机关加强环太湖流域生态环境保护检察协作三年行动方案》。在长江流域19个省区市,像这样的跨区域检察机关司法协作也越来越多:四川、重庆、贵州、云南、西藏、青海六地检察机关会签了《关于建立长江上游生态环境保护跨区域检察协作机制的意见》;重庆、四川、云南、贵州四地检察机关建立赤水河、乌江流域跨区域生态环境保护检察协作机制;湖北、湖南、江西三省检察院共同签署《关于加强新时代区域检察协作服务和保障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将长江流域公益诉讼协作作为重要内容部署。

据了解,跨区域案件的管辖尚存在分歧,侵权行为发生地和损害地检察机关对相关案件均有管辖权,也因此产生了管辖争议。由于损害行为和损害结果地不一致,生态环境损害赔偿金的赔付和使用也存在问题。

检察机关公益诉讼持续聚焦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等领域的重点、难点问题,对生态环境保护起到重要作用。长江经济带沿线检察机关积极办理了一批有影响的公益诉讼案件,推动解决危害长江生态环境的“老大难”问题。

各地协同配合才能提升办案效率

责任编辑:祁培育

在办理环境资源领域案件的同时,检察机关还注重保护长江经济带民营企业健康发展,紧密结合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惩治黑恶势力犯罪。

不过,这些难题也在逐步破解。在上海首例“洋垃圾”污染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中,上海检察院三分院邀请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华东师范大学等单位专家作为专家辅助人协助办案,同时委托第三方上海固体废物管理中心和上海市价格认证中心评估确定涉案固体废物的处置方式和处置费用,推动了案件的成功办理。

在江西,南昌市检察机关开展赣江岸线非法码头的取缔、环境整治清理监督工作,向相关行政职能部门发出督促整治检察建议15件,督促取缔拆除非法码头32座,拆除吊机101台。

“服务长江经济带发展,要有等不起的紧迫感、慢不得的危机感、坐不住的责任感。”这是出席论坛的各地检察机关代表发出的共同呼声;强化法律监督主责主业,无论是上游的云、贵、渝、川,中游的湘、鄂、赣,还是下游的江、浙、皖、沪,依法治江、法治护江,成为与会人员的共识。

在季刚看来,长江经济带跨区域案件的办理,除了在观念上要把“别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外,还应当在考核上形成科学机制,对配合不力的要进行追责,配合得力就进行奖励等。

在重庆,江北区检察院对郭家沱片区管网建设严重滞后,生活污水未经处理直排长江造成轻度黑臭的环境污染问题,向职能部门发出诉前检察建议,促成党委政府投入3000余万元、后期陆续投入9000余万元加强污水管网建设和污水处理。

加强区域协作下好“一盘棋”

在调查过程中,被告公司在宁波,进口单位在上海,公司法人已经因刑被羁押,要跨省去调查工商材料,给调查增加了不少难度。好在有当地检察院的协助,该公司变化后的办公地点得以锁定,为后续起诉工作铺平了道路。庭审当天,法院当庭判决,支持了检察机关的全部诉讼请求。

这组数据来自最高人民检察院:今年1月至10月,长江经济带11个省市检察机关对破坏环境资源犯罪案件提起公诉9969件17591人,同比分别上升18.24%和24.94%;立案环境资源领域公益诉讼案件23060件,办理诉前程序19307件。

工业废水偷排、危险化学品泄漏、固体垃圾倾倒以及非法捕捞、采砂、占用沿江滩涂……当前,长江流域破坏生态环境的违法犯罪问题较为突出。最高检7月部署的医治“长江病”的十项检察举措,无一不是围绕司法办案展开的。11省市检察机关把司法办案作为服务长江经济带发展的基本手段,全面加强长江生态环境检察保护。

跨区域协作为办案铺平道路

立法执法司法同步发力相互衔接

长江经济带检察工作座谈会议明确提出,要探索建立长江流域检察一体协作机制。

长江流域的自然环境十分复杂,作案人员采取跨省运输污染物、暗管偷排等隐蔽手段查处难。同时,砂石、渔获物等价格评估专业性强,认定复杂,加上专业机构偏少、鉴定费用高、鉴定周期长,执法办案存在不小的难度。“长江干线大部分省市对非法捕捞、非法采矿、污染环境犯罪的立案追诉标准基本明确统一,但由于长江流域经济发展差别比较大,司法机关对犯罪的认定标准还存在不够一致的情况,导致公安机关对追诉标准和证据规格的把握不够精准,影响打击效果。”长江航运公安局政委张京甫说。

浙江省人民检察院第八检察部主任糜方强建议,长江经济带检察机关在线索发现、案件管辖、证据获取、调查取证、司法鉴定等检察办案协作和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法律适用等方面开展联合研商,互相给予更多协助和支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