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普陀放生池300七只龟叠罗汉 随便放生添苦闷_两栖专项论题(龟鳖专项论题)

图片 4

图片 1
图片 2

&nbsp&nbsp&nbsp&nbsp记者石华摄影报道:昨日,记者接到读者报料称,深圳布吉西环路文博宫上面的水库边发现大量的死鱼和死鸟。据知情者称,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有人投毒所致,&nbsp而水库的治安员却认为是动物健康状况不佳。截至记者截稿时,主管部门还未给出回复。
昨日上午8点多,记者赶到位于布吉文博宫上面的鸡公山水库时发现,&nbsp水库没有任何遮挡围栏,&nbsp旁边用木板竖了块牌子,上书“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严禁在水库游泳、划船、捕(电、毒、炸、钓)鱼”,&nbsp落款是布吉街道农林水服务公司。
在水库的入口处的泥地上有数百只麻雀和斑鸠在啄食地上的一些食物,&nbsp这些食物是被人用一个蓝色袋子倾倒在这里的,&nbsp然而这些被鸟啄食的食物却发出一阵难闻的气味,&nbsp一些飞鸟啄食这些食物后似乎出现中毒症状,&nbsp扑腾着翅膀飞不起来,钻入附近的草丛中。
记者走下水库的岸边后,&nbsp发现这里的情况更严重,&nbsp草丛中陆续发现了大量死去的乌龟,还有成堆的麻雀,多的地方有10多只,水库中间也漂浮着大量死鱼、麻雀和乌龟,有一些明显已经腐烂发臭。
水库中间还有一些鱼儿似乎也快要死了,在水中摆动着尾部行动迟缓。
水库中有一位60多岁的付姓老伯用网兜在捞那些行动迟缓的鱼,&nbsp付先生告诉记者,他就住在水库附近,每天基本都来水库走走,&nbsp三四天前有人在水库入口处倒了一些树籽喂麻雀,&nbsp那些树籽应该是拌了药物的,&nbsp鸟吃了后就中毒飞不起来,大批的鸟儿掉入水库中或者栽在草丛中就这样死去。鱼类和乌龟食用了死去的鸟儿之后,也跟着死了。“我们捞鱼儿不是为了食用,小孙子要捞着鱼儿养着玩。这里的水库是供市民饮用的水源,我们担心污染水源,也怕会产生什么疫情”。
记者来到坡顶询问值班的治安员,而治安员却给出了不同的答案,&nbsp他们称这些麻雀和鱼儿都是别人放生的,&nbsp由于放得太多&nbsp,有些动物状况不好就死亡了。
随后,记者致电布吉街道办,据该街道办宣传人员称,文博宫以及鸡公山水库均已经承包给美丽集团管理,该街道的农林水办只负责防洪措施的检查,日常的维护和管理需要询问美丽集团。
昨日下午3点,&nbsp记者致电美丽集团一名负责人,该负责人称鸡公山水库是另一名同事负责,在了解完情况后再给记者答复,截至记者截稿时,美丽集团尚未给出回复。对于此事,本报将继续跟踪报道。

图片 3

图片 4
这些小乌龟已经死亡多时。

记者 刘勇

近日外地媒体报道,有神秘土豪花费120万元,买来大闸蟹运到钱塘江放生。盲目放生惹来大问题,人工饲养的大闸蟹放入钱塘江不利于生长,大规模放生还有可能会影响当地生态环境。

(记者马正拓通讯员詹海林)6月23日下午,家住崂山区流清河水库附近的交运温馨巴士工作人员王磊向本报反映,在水库已经干涸的泥滩上发现三十多只已经死亡的小乌龟,死亡原因不明。记者随后采访获悉,这些死亡的小乌龟疑似为巴西红耳龟,可能是被市民买来后到水库放生,因不适应环境而死。

俗话说千年王八万年龟,可见乌龟生命力之强,但是昨天鸡公山水库里却有几只乌龟漂浮在水面上,了无生机,陪伴乌龟的还有数百尾翻了白肚的鱼儿。水库保安否认水库遭人投药,而称前段时间有老板来放生动物,动物不适应环境就死了。

陆地的乌龟被放水里淹死,淡水的龟在海水里冒泡,穿山甲找不到水跑到海边,豪猪无处觅食偷地瓜……导报记者了解到,在厦门民间也存在胡乱放生的现象。

王磊是交运温馨巴士石湾车队队长,家住崂山区流清河水库附近。据他介绍,前两天他在上山采集艾蒿时,无意中发现水库旁的一处石板上趴着一只乌龟,仰着头像是正在往前爬行,走过去仔细查看才发现,这只乌龟已经死去。23日下午,他趁着休班的时间再次来到水库附近仔细查找,又在附近发现了多只死亡乌龟,总数有30多只。

死去的鱼儿都是巴掌大小,已经发出异味,鱼儿的尸体还被一群群蝌蚪围住啃食。保安雷先生称,3月16日,其所在企业老板带着三货车鱼儿、乌龟和麻雀前来水库放生,外来的鱼可能还不太适应水库的环境,倒进水里后这几天早上天天都有死鱼,乌龟和麻雀也有死亡的。“我已经捞过一垃圾车就地掩埋了。”

放太多300多只龟晒太阳

记者仔细查看了王磊寻找到的乌龟尸体,发现部分龟壳上还写有字迹,有的写着“南无阿弥陀佛”,有的龟壳上写着“徐××”、“李××”等姓名。“从龟壳上这些字来看,这些乌龟都是人为放生的。”王磊说,他从小就在水库附近长大,以往很少听说水库里生长有这种小的乌龟品种,更没听说过有这么多的乌龟死亡。

如果是放生变杀生,深圳市野生动物园专家蒋女士表示,出现这种情况有两个可能,首先买来的放生动物本身已经有了疾病,生命力极其虚弱,再到了陌生环境,就容易死亡;其次,在放生运送过程中如果运送不当,比如装鱼的容器中鱼儿密度过大,产生缺氧。

“看,好多龟。”暖洋洋的冬日午后,南普陀放生池边,游客正好奇围着密密麻麻的龟。

由于流清河水库是附近居民的饮用水源,为了防止死亡乌龟传播病菌,王磊把搜寻到的死亡乌龟全部收集了起来,准备拿到别处深埋。

蒋女士呼吁,放生动物也要慎重对待,从市场上买来动物直接放生的做法并不科学。正确的放生是对动物进行一段时间的观察,确定其身体健康才能放生,并且在放生时还要为动物选择合适的栖息地。

池内龟满为患,三块木质浮板上,爬满了各种体形的龟和鳖,一动不动晒着太阳。从茶杯那么小的龟,到手掌大的巴西龟,再到菜盆那么大的鳖,最后是比脸盆还大的鳄龟,各种型号一应俱全。

记者随后请教了桑梓路南山市场两位水产店的店主,他们看完图片后,均认为这是目前市场上最常见的观赏龟类——巴西红耳龟。“小的红耳龟龟甲一般是绿色的,也有的龟甲颜色较浅。”一位徐姓店主认为,估计这些宠物龟没有觅食能力,放生到水库以后又不适应环境,导致大量死亡。

由于地方太小,龟以叠罗汉的方式晒太阳,小龟爬到大龟背上,大龟爬到另一只大龟的背上。

据了解,红耳龟在市面上更经常被叫做巴西龟,大多数种类产于巴西,个别种产于美国的密西西比河。记者23日查询发现,目前岛城售卖红耳龟的摊贩几乎到处都是,不少市民及游客购买巴西龟到崂山的各个水库里放生。

导报记者细数,浮板上的龟加上水里游的龟、鳖,能看到的龟足足有300多只。旁边一个小池子里,也有将近20只;前面最大的莲花池,池水较深较暗,但也可以看到有龟在漫游。

青岛海底世界水族部有关人士告诉记者,巴西龟是世界公认的“生态杀手”,已经被世界环境保护组织列为100个最具破坏性的物种,多个国家已将其列为危险性外来入侵物种。巴西龟生存能力极强,会大量捕食小型鱼、贝及蛙类的卵及蝌蚪,抢夺本地龟的食物资源,造成当地淡水中的浩劫。

除了龟和鳖,池子里还有各种鱼类,体形最大的是鲇鱼,最多的是繁殖能力特别强的非洲鲫鱼,都是被人为放生的。

同时,巴西龟还是沙门氏杆菌传播的罪魁祸首,小朋友喜欢把小龟拿在手中把玩,玩过之后如果不洗手,再用摸过龟的手摸嘴,这样尤其容易被感染。

南普陀寺悟云法师告诉导报记者,由于空间有限,这些池子不允许放生,附近也设置了多块提醒牌,但依然挡不住。为此,池内增加了喷泉,以便给水中的生物打氧。每年,池内的水生物都要清理一次,统一送到外地放生。

任性放豪猪东坪山偷地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