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多宝鱼之父”雷霁霖院士在维尔纽斯逝世 曾师从童第周

在多宝鱼突破鉴定会上,相关部门都劝雷霁霖赶紧去申请专利,没有专利的保护,成果很快会被别人窃取。面对别人的劝告,雷霁霖却自愿放弃了申请专利,“考虑到北方鱼类养殖较其他养殖产业发展已经落后多年,当前的首要任务应该是尽快将其转化为生产力,这是最主要的。”于是,雷霁霖不但没有急于去申报专利,反而将研究成果立即公开,并且帮助企业扩大生产。

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n2015121810172547.jpg>雷霁霖院士。500)this.width=500″
src=upload/news/2015121810180169.jpg>2006年,工厂化养殖多宝鱼成绩斐然,雷霁霖院士喜上眉梢。
12月17日,记者从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获悉,我国著名海水鱼类学家、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国家鲆鲽类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鱼类工业化养殖体系奠基人、中国工程院院士雷霁霖先生,于2015年12月16日晚,因病在青岛逝世,享年80岁。提起雷霁霖院士,不得不提多宝鱼。你知道吗,这种引进国内20余年,并从青岛游向全国的外来鱼种就是雷霁霖院士引进的,现已成为寻常家庭餐桌上的美味。&nbsp
海大求学师从童第周&nbsp
雷霁霖的故乡在闽西的崇山峻岭之中,是一座古朴、灵秀的小山城。他在那里度过了幼年、童年而达青年。雷霁霖高中时曾看过一部有关青岛的彩色纪录片,第一次从光影交叠中领略到了青岛的红瓦绿树、碧海蓝天,顿觉心驰神往,而且,青岛还有闻名全国的山东大学,这些犹如磁铁一样吸引着他。&nbsp
1954年,这个出生于福建宁化县的畲族青年开始了自己的追梦旅程。在山东大学的四年中,雷霁霖对童第周教授的仰慕钦佩之情促使他选择了动物胚胎学,每当上实验课,雷霁霖最喜欢在显微镜下观察肉眼看不到的生命现象,尤其痴迷于在解剖镜下连续观察鱼类胚胎发育过程。&nbsp
1958年,雷霁霖毕业后,进入中国水产科学院黄海水产研究所从事鱼类养殖研究,这一干就是近60年。&nbsp
历尽艰辛引进多宝鱼&nbsp
我国北方沿海冬春季低水温期长达半年,所有温水性养殖鱼类都不能在自然水温条件下度过漫长的冬季。雷霁霖院士经过长达11年的协商周旋,终于在1992年,首次将欧洲皇室用鱼——“大菱鲆”引进我国。&nbsp
1992年,雷霁霖从英国引进了200尾大菱鲆鱼苗。当时大菱鲆养育技术是英国的保密技术,雷霁霖需要自己研究如何培育。面对这200尾珍贵的鱼苗,雷霁霖小心翼翼,生怕由于有什么闪失让努力付出化为乌有。研究的过程是曲折的,1995年,雷霁霖在一个育苗厂里,培育出了12万尾鱼苗,但是由于当时的设备条件有限,需要用锅炉烧热水来调节水温,结果调节水温的工人睡着了,12万尾鱼苗都被煮死了。&nbsp
经过7年攻关,1999年,多宝鱼的平均成活率达到17%&nbsp、年出苗量超过百万尾,达到国际先进水平。200尾鱼苗最终成就了大产业。&nbsp
多宝鱼也有过“很受伤”的经历。2006年的药物残留事件让人记忆尤深,当年因为多宝鱼被检测出药残,几乎没有人买。对于那一次的药物残留事件,雷霁霖没有把其当成灾难,而是当成产业发展的新转机。40多年前,雷霁霖就提出工业化发展水产养殖的理念,但推进很慢,药残事件让养殖户看到工业化养鱼的前景,此后,多宝鱼工业化养殖产业有了飞速发展。当前,多宝鱼这条舶来鱼已经成了中国海水鱼类养殖的一个标杆。近年来,雷霁霖作为首席科学家承担了国家鲆鲽类产业技术体系建设的重任,引领构建我国现代工业化水产养殖产业大格局。&nbsp
是科学家也是渔民&nbsp
2005年12月13日,中国工程院2005年院士增选结果揭晓,50名工程科技领域的佼佼者从526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的雷霁霖研究员名列其中。本报记者曾第一时间连线采访雷霁霖院士。当时,雷霁霖曾谦卑地说,当选院士,责任重于荣誉,他会继续带动多宝鱼产业的发展。&nbsp
当选院士之后的十年,雷霁霖无时不刻都把精力放在工作上,近80岁的高龄,却把自己当成“80后”。&nbsp
在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所长金显仕眼中,雷霁霖是一名“接地气”的院士,一直以来,雷霁霖始终保持着理论与实践结合的工作方式,通过实践推动科研发展,一年的时间里,雷霁霖只有一半的时间在实验室,另一半的时间在海上、在企业、在培训研讨班。对学生的要求也一样,雷霁霖除了躬身示范,还要求学生到企业去,了解企业需求,然后将企业的需求带到研究中,切实解决养殖中的实际问题。&nbsp
“这些年,雷霁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早在9年之前,雷霁霖就动过一次大手术,但身体有所恢复之后,雷霁霖继续扑在工作中。今年7月,雷霁霖住院的当天上午还在参加一个会议,下午就住进了医院,可以说雷霁霖院士为了工作鞠躬尽瘁。”金显仕对记者表示,对雷霁霖而言,名、利已经都有了,但是他始终没有懈怠,是推动海水养殖发展的信念支撑着他。今年7月雷霁霖住院之后,他心里依然牵挂工作,每次同事、朋友去探望,雷霁霖口中最多的话题还是多宝鱼,还是鱼类研究。&nbsp
留下孤单的多宝鱼&nbsp
12月17日下午,记者走进了雷霁霖院士在黄海水产研究所的办公室,在雷霁霖院士办公室里,摆放最多的是书籍,几乎占据了办公室的一半空间。房间里的摆设也非常简单,房间一侧的桌子上设有一副茶具,办公室的左右两侧,一侧挂着日历,日历停止在2015年7月,是雷霁霖院士住院的月份,另一侧挂着多宝鱼模型。空寂的办公室里,老朋友的离开,让多宝鱼模型显得格外孤单。&nbsp
50余年与海水鱼类相伴&nbsp
雷霁霖,致力于海水鱼类增养殖研究五十余年,是我国海水鱼类工厂化育苗与养殖产业化的主要奠基人和学科带头人。他倡导以工业化理念发展水产养殖,引领了海水鱼类养殖产业发展新潮流。他系统研究了20多种海水经济鱼类的增养殖理论和技术,其中近10种实现了产业化;率先从欧洲引进大菱鲆良种,突破了大菱鲆工厂化人工繁育和养成关键技术,创建了符合国情的工厂化养殖模式,创下了年总产量超5万吨、年总产值逾40亿元的巨大经济和社会效益,对推进我国第四次海水养殖浪潮和“三农”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被誉为“中国大菱鲆之父”。&nbsp
先后主持了国家星火计划、科技攻关、行业专项、鲆鲽类产业技术体系等各类项目30余项,先后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杜邦科技创新奖1项、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创新奖1项及省部级科技奖多项;已发表论文200余篇、出版《海水鱼类养殖理论与技术》、《大菱鲆养殖技术》等专著和合著20余部;享受国务院政府特贴,获山东省“富民兴鲁”劳动奖章、山东省“科技兴农功勋科学家”、青岛市突出贡献人才奖、青岛市科技最高奖、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功勋科学家等多项荣誉称号,2011年被中宣部、中央文明办选为全国“敬业奉献身边好人”。&nbsp
雷霁霖的研究成果对推动中国海洋水产事业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对世界水产事业产生了积极影响。&nbsp
简历&nbsp 1935-05&nbsp生于福建省宁化县;&nbsp
1954-09-01至1958-07-01,山东大学生物系,大学本科;&nbsp
1958-09-01至1979-12-31,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实习员;&nbsp
1980-01-01至1985-12-31,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助理研究员;&nbsp
1986-01-01至1990-12-31,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副研究员;&nbsp
1991-01-01起,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历任黄海水产研究所所长助理、养殖生态研究室主任、全国水产原良种审定委员会委员等;&nbsp
2005-12-15起,中国工程院院士。&nbsp ■追忆雷老&nbsp
好友眼中他谦虚随和
&nbsp
中国海洋大学水产学院副院长温海深教授与雷霁霖院士是十余年的老交情,在温海深的眼中,雷霁霖虽然是院士,但是一点没有院士的架子,非常平易近人。&nbsp
温海深回忆,有一次,他们水产学院想组织一场研究生论坛,开拓一下研究生的思维和眼界,想邀请雷霁霖院士,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打过去电话,但是没想到雷院士收到邀请后,听说是给研究生做报告,辞掉了另一份活动,来参加他们的研究生论坛。后来,雷霁霖告诉他,虽然讲座是针对初入研究之门的硕士,但是作为水产研究的后背力量,他希望这些新人能尽早具备工业化养殖的思维,将来推动整个产业的发展。&nbsp
“我和雷霁霖院士都是研究鱼类的,多年来,经常到彼此的实验室做客,雷霁霖院士每次来海大,坐在实验室里和我们交流,让人感觉非常亲切,非常随和。”温海深说,有时他还到雷院士家中拜访,雷院士是福建人,喜欢喝茶,每次都拿出心爱的茶叶款待。“雷院士住院之后,我还曾去医院看望,雷院士身体不便,但仍然让家人扶坐起来,和我谈了半小时的鱼类养殖。”&nbsp
同事眼中他远见卓识&nbsp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海水鱼类养殖与设施渔业研究室副研究员徐永江和雷霁霖院士都是农业部国家鲆鲽类产业技术体系的研究人员,在徐永江眼里,雷霁霖院士对鱼类引进及养殖研究的执着,造就了他“中国多宝鱼之父”的成绩和地位。&nbsp
徐永江告诉记者,雷霁霖院士的眼光是相当超前的,早在1979年他就手绘海洋农牧场,当时是荣获青岛市科协一等奖的科普美术作品。“36年前,雷霁霖院士就绘就海洋牧场工业化养殖的蓝图,今天都在一点点变为现实,工业化养殖的面积逐年增大,养殖成本及养殖效益不断增加,体现了一个科学家的远见卓识。”&nbsp
“作为国家鲆鲽类产业技术体系的首席科学家,雷霁霖院士即使住院仍不断地指导我们研究,在具体问题上给我们帮助。”对雷霁霖院士的离开,徐永江难掩悲伤,“雷霁霖院士的去世,是中国水产养殖研究领域的重大损失。”&nbsp
爱徒眼中他充满正能量&nbsp
中国海洋大学博士胡鹏2010年从中国海洋大学水产学院本科毕业之后升入本校研究生,同年被导师推荐到中国海洋大学与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联合培养项目中学习,师从雷霁霖院士。&nbsp
至今,胡鹏还记得与雷霁霖院士第一次见面情景。“当时雷霁霖院士虽然年逾七十,但是看起来精力充沛、和蔼可亲、非常健谈,他从介绍实验室的基本情况说起,一直说到我国的工业化养殖,以及海水鱼类的发展前景,身上仿佛有种使不完的劲儿。”&nbsp
胡鹏说,在雷霁霖的团队里,大家都受到雷霁霖正能量的影响,虽然每个人的研究方向有差异,但是遇到问题时大家从不气馁,合作和帮助是团队里的常态。“从导师的身上,我们汲取的不仅是知识,更多的还是做科研的态度。”&nbsp

图片 1

从温暖的南方来到冬有严寒的北国上学,生活环境和饮食习惯的差异,对雷霁霖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在入学第一年,由于父母无力支付学费,雷霁霖面临辍学的境地。幸而当时的系党总支书记及时了解到雷霁霖的实际困难,为雷霁霖送去了崭新的过冬衣被,还每月全额补助了伙食金和生活补贴费。此后三年,雷霁霖都享受到甲等助学金的资助,缓解了学习与生活上的压力。此外,老师和同学也十分照顾雷霁霖,节假日常常邀请他去逛公园或看电影,提到王秋波、张星桥等同学送给他的夏天换季的衣裤和学习用品,雷霁霖仿佛又回到了其乐融融的大学生活。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记者俞祥波文/图雷霁霖院士是我国著名的海洋鱼类养殖专家。图为11月2日他在上海海洋大学作学术报告。2011年4月,雷霁霖院士与夫人马翠萍教授回宁化省亲,向母校宁化一中捐资10万元设立奖学金。11月6日,山东省召开科技兴农大会,福建省宁化籍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雷霁霖获“山东科技兴农功勋科学家”荣誉称号。雷霁霖是著名的海水鱼类养殖学家,增养殖理论与技术的主要奠基人,工厂化育苗与养殖产业化的开拓者,被誉为“中国多宝鱼之父”,荣获过两次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杜邦科技创新奖,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创新奖,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功勋科学家奖等荣誉。面对这些荣誉,他内心相当平静;而成为第二十五届世界客属恳亲大会首席“城市骄傲”形象大使,却让他感到激动和兴奋。“每个人,不管他离开多久,走得多远,都不会忘记家乡。能成为家乡的形象大使,我感到很荣幸。”雷霁霖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作为从客家祖地走出去的科学家,雷霁霖深情地表示,客家人的吃苦精神、团结拼搏的传统是他一笔巨大的财富,帮助他成长、成才、做事业。客家山里娃走向大海1935年5月,雷霁霖出生于宁化县城。说起故乡,“山清水秀,很美很有灵气,我很喜欢这里。”雷霁霖说。小时候,家里做点小生意,让他能进学堂读书。那时,雷霁霖爱在翠江河边留连,一边读书,一边沉思。“他很安静,静静读书思考,和我们都不太一样。”雷霁霖的校友黄瑞海老人介绍说。高中毕业前夕,雷霁霖看了一部有关青岛风光的电影纪录片。那是他平生第一次看到大海。美丽的海滨风光深深吸引了这位山沟里的少年。他决定到青岛去。当时山东大学位于青岛,就成了他报考的首选。1954年,雷霁霖接到山东大学录取通知书,一个山里娃实现了从高山走向大海的梦想。当时交通不便,雷霁霖穿草鞋、挑行李,徒步翻山三天三夜,才到达江西广昌,从那搭长途汽车到南昌,再坐火车来到梦寐以求的青岛。上大学后,家里已无法给他任何经济上的支持,他完全靠国家每个月12元的助学金生活,吃饭穿衣,日用品,包括棉被理发,都是助学金来支付。这时,客家人的吃苦耐劳精神开始显现。“我非但不觉得苦,反而觉得很幸福。尽管那时候上海来的一些学生生活条件比较好,但我不抱怨,不攀比,一门心思学习研究做实验。”雷霁霖回忆说,那时同学都喜欢和他交往,认为他好相处,人单纯,上进心强。为了节约开支,不管星期天还是节假日,不论严冬、酷暑,雷霁霖基本都在校园中度过,每天过着“教室——图书馆——宿舍”三点一线的生活,单调却很充实。在山东大学,雷霁霖师从著名生物学家童弟周、叶毓芬等教授,走进了动物胚胎学这块天地。老师们严谨的科学态度深深影响了年轻的雷霁霖,也唤起了他对海洋动物的浓厚兴趣。1958年,雷霁霖毕业分配到“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开始了在海水鱼类增养殖方面的研究。“少年生活和大学生活,都比较艰苦,但是却锻炼了我。直到现在,我77岁了,仍然从事繁忙的科研工作,经常全国各地走,讲学蹲点培训会议,但是在精力体力上完全没有问题。”雷霁霖说。“中国多宝鱼之父”雷霁霖在海水鱼类增养殖研究领域辛勤耕耘五十多年,对22种中外海水经济鱼类的胚胎学、繁殖生物学、实验生态学和增养殖学进行系统深入的研究,取得一系列开创性成果,为我国海水鱼类增养殖理论的建树和生产实践打下了坚实基础。他的研究成果使鲆、鲀、鲻、石首鱼等8种经济鱼类发展成产业。他在海水鱼类工厂化育苗、工厂化养殖、新品种引进、养殖产业化和商品化等方面都做出了卓越贡献,特别是引进欧洲多宝鱼,通过科技创新,使之发展成为大产业,在业界被传为佳话。多宝鱼,学名叫“大菱鲆”。这种鱼产于欧洲,肉质鲜美,抗病能力强,能在低温海水中生长。1980年,雷霁霖发现这种鱼适合引进到我国北方养殖。当时,他在英国考察,想带些鱼苗回国,但没能成功。11年后,雷霁霖再次去英国,第二次提出希望引进多宝鱼。随后,英国专家哈维带了200条鱼苗来到青岛。经过多年努力,当初200尾鱼苗变成了12万尾。眼看成功在望,一场意外却让努力毁于一旦。由于锅炉工疏忽,水温失控,12万条鱼苗被热水烫死。雷霁林当场晕倒,被送往医院急救。经历这次失败后,雷霁霖痛下决心,一定要抛弃原始落后的生产方式。他成立课题组,对多宝鱼育苗技术实施攻关。此后多次实验中,雷霁霖仍然屡屡碰壁,多次晕倒在鱼池旁。1999年7月,他终于攻克最难的水温控制和人工繁殖问题,多宝鱼“温室大棚+深井海水”的养殖模式试验获得成功。我国人工养殖多宝鱼终于闯过育苗难关,走在世界前列。在雷霁霖的研究推进下,20年来多宝鱼在我国已发展成年产值60个亿的大产业,带动了数千家鱼类工厂化养殖,相关产业总年产值超过100亿元,惠及千家万户。雷霁霖被誉为“中国多宝鱼之父”。尽管取得了巨大成功,雷霁霖并没有止步,依然潜心于科学研究。现在,他带领一个160余名研究人员的团队,负责国家级大项目“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下属的“鲆鲽类体系”的研究,项目涉及到十多个省市数十个实验区、实验点。作为负责人,雷霁霖三天两头出差,到各实验点去蹲点,指导培训,讲学交流。他希望自己的研究能早日带领这一行业走上“节能节水节电、高端高质高效”的发展之路。“每年这个时候所里都安排我疗养一个月,但我基本上放弃了,没有时间,1000多万元的研究项目交到我肩上,就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做不好是一种耻辱。”雷霁霖说。对家乡魂牵梦萦“我离家58年了,对家乡魂牵梦萦。一个人,就算家乡没有亲人,但根还在那里,自己血脉里还流淌着客家的血液,就不可能忘却。”雷霁霖说。由于工作关系,他很少有时间回到家乡看看。最近的一次,是去年清明节,他和夫人一起返家,扫墓,走访亲戚,回到母校讲学,并捐出10万元奖金设立基金会。雷霁霖院士的夫人马翠萍女士也是宁化人,系宁化一中1955届校友,大学毕业于上海第二医学院,是青岛市第六人民医院的一名内科主任医师,已经退休。“家乡的山山水水总是那么亲切,回去我喜欢去山上、河边走一走,这些是自己起步的地方,特别亲切;也都要到亲戚家走一走,虽然没有直属亲戚了,但是依然很亲,感情永远无法磨灭。”他回忆说。雷霁霖很关心家乡宁化的建设:“我常常在外面跑,我到中西部一些原先比较落后的地区,到江西老区,就会把家乡和它们作比较,从中寻找家乡发展的思路。”令他感到遗憾的是,自己从事的是海洋鱼类研究,无法为家乡的发展做出直接的贡献。“我只能在理念、思想上出一些主意,提一些建议。宁化还是要靠山,要把山发展成绿色银行;要修路,只有交通发达了,经济才能腾飞。”作为世客会形象大使,他说,客家人的传统,客家人的精神,是自己一笔永远的财富,自己要继承,后代也要传承。“我更愿意成为吃苦耐劳、团结拼搏精神的代表,一种文化形象。”雷霁霖说。对于世客会在家乡举办,雷霁霖由衷高兴,祝愿大会圆满成功。他说,三明也好,宁化也好,其他县也好,应当吸引更多的客属乡贤,前来建设祖地。客家祖地自身建设方面,则要多挖掘、整理、提升精神内涵。

1954年,雷霁霖———这个出生于福建宁化县的畲族少年开始了自己的追梦旅程。在山东大学经历四年的艰苦奋斗,学习生物系动物专业,后又一直投身在中国水产科学院黄海水产研究所从事鱼类养殖研究,这一干就是56年。50多年来,他始终坚持在科研生产第一线,系统地研究了22种海水鱼类的增养殖理论与技术,其中8种已实现产业化。他以亲身实践丰富了鱼类养殖学理论,引导了海水鱼类养殖向工业化方向发展,是我国海水鱼类增养殖学科带头人、工厂化育苗和养殖产业化的主要奠基人。

图片 2

雷霁霖(1935.5.24-2015.12.16),著名海水鱼类养殖学家。出生于福建宁化县,畲族。1954-1958年就读于山东大学(时在青岛,为中国海洋大学前身)生物系动物专业,向童第周等著名生物学家学习胚胎学。1958年毕业于山东大学,获学士学位。以后一直在中国水产科学院黄海水产研究所工作,是国内外知名的海水鱼类养殖学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05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